谙风 | 小城青旅

小鸡
阅读679 喜欢7 随想 更新2017-6-12

林谙看着屋外阴蒙蒙的天,送走了今天的房客,下午又会来一批的。这三年来他已经送走好多房客

多年以后,他回南方小城开了家青旅。

冷冷的调子,听客人讲一个遥远的故事。

八月末的南方小城刚送走今年的第二个台风,天气依旧阴雨绵绵,林谙坐在青旅的屋檐下和客人喝着茶,房顶的雨水顺着檐边滴滴答答地地落在台阶上,有时也会溅到林谙地脸上,他依旧不在意地给客人倒着茶。

“你大学毕业多久了?”

林谙笑着擦了下额头,“我毕业十年了”

客人叹了口气,把茶杯里浓浓的铁观音一饮而尽,林谙端起茶壶续茶,雨后的空气透露着丝丝微凉,一阵凉风吹过,消瘦的脸上有了几滴雨水。林谙放下茶壶,从桌上抽出两根香烟,一根递给了客人,自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呼出,将香烟夹在嘴角,动作停滞了一下,并没有点上。

院子外面是城市的马路,即使下着小雨,依然有许多汽车呼啸而过,伴随着悠长的喇叭声消失在小城的某个角落。青旅院子外墙的爬山虎被往来的车辆溅起一身的泥泞,好在它们足够翠绿,仍惬意的挂在墙上。

我在北方上的大学,高考过后那年一直想去个远一点的城市,那时候的大学还有分985和211。西北的黄土高坡很荒凉,刚去那年我都会想,毕业后我肯定要回南方,四年后我一定要逃离这个贫穷的地方,去大城市发展。

林谙还是把烟点上了,烟圈开始在空气中弥漫开来,雨后的空气依然那么清新,似乎把屋檐下的那团烟气也净化了一样。

客人将烟头掐灭在满是水珠的烟灰缸里,燃烧殆尽的烟头发出清晰的呲呲声。又端起茶杯大口地将茶水一饮而尽,看了看天色,兴致盎然地看着林谙。

大学一定谈过恋爱吧?和北方的姑娘。

林谙苦笑着,也把烟尾巴掐灭在烟灰缸里,呲呲呲的声音。

大学先不讲了,我给你讲讲高中喜欢的姑娘吧。

高一的时候就喜欢上一个姑娘,但是那时她有男朋友,但是不久后便分了,开始慢慢靠近她。那时是用qq聊天的,每天夜里躺在宿舍床上,窝在被窝里和她聊着,聊每天发生的事,聊八卦,聊暧昧。

啊,好幼稚,讲起来真羞耻呢。林谙突然笑了起来。

即使隔着屏幕,收到她的消息无时无刻不让我感到快乐和轻松,一想到她跟我是如此亲近便会开心一整天,但有时想到她和别的男生也会这样聊天又会懊恼很长一阵子。

会不会很幼稚?林谙还是苦笑着,觉得自己讲的故事有点无趣,有点语无伦次。

没事不会,你继续,那你为什么不表白,客人主动端起茶壶给两人地茶杯倒满了茶,屋外的雨停了,不过也没人在意。

中学时自己还是很怂的,平常和女孩一起玩,开着玩笑明里暗里地试探着,知道对方不会喜欢自己,所以从没表白过,一是不会表白,二是害怕被拒绝。我们就那样保持着好朋友的关系一直到了高三,她也换了几个男朋友,我依然是那个单身的我。

喜欢一个有男朋友的女生应该是很难过的事吧?

林谙手里的茶杯又见底了,索性放在一旁不再喝茶。

没有,后来没感觉了。

你是说对那个女孩子没感觉了吗?客人也将茶杯放在一旁,看着屋外才发现雨停了。

不是,是对她有男朋友的事没感觉了。

后来高中毕业后我就发誓,遇到喜欢的女孩子绝不再怂,喜欢就追。

客人哈哈的笑起来,林谙也笑着,点了第二根烟。

天空依然阴沉沉的,院子的黄狗见雨停了便跑出狗窝,站在庭院里快速地甩动着身上的毛发,水滴溅到的茶桌上,被林谙一阵呵斥。

那大学呢?大学应该会有更多时间撩妹吧。客人一边摸着黄狗毛茸茸的脑袋,一边期待地看着林谙。

大学算了,不讲了,喝茶吧。

林谙重新泡了一壶茶,第二根烟头也在呲呲呲的声音中埋进了烟灰缸里。

哎,我大学和你高中差不多。客人苦笑地看着林谙,林谙噗嗤地笑了一声,又给客人

递了根烟。

雨停了之后几个卖早点的推车便不约而同地从青旅后街的小道推了出来,小贩们扯着嗓子告诉人们可以出来买早点了。被台风吹掉的广告牌依然躺在街道上无人清理,街道旁一副台风过后的狼藉,令林谙感到熟悉。

你什么时候走?林谙抬起头问客人。

就今天下午吧,客人的眼神变得精神了。

我买了去兰州的火车票。

哦,挺好的。林谙看着屋外阴蒙蒙的天,送走了今天的房客,下午又会来一批的。这三年来他已经送走好多房客,早已记不清他们的名字和脸庞,也不记得和他们坐在这个屋檐下喝茶时听过什么故事。

买早点的人,早晨跑步的人,在青旅围墙外的街道来来往往,林谙起身往柜台走去,为明天要来的客人做好预定。

作者:小金学长

邻家酒肆:一个听故事与分享故事的平台,致力于真实故事的发现与分享,从一个生活中的小故事里感受曾经似曾相识的经历与感受。只愿给年轻模样的你一丝温暖。

『这个夜晚,早点睡,晚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