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发小:一个童年的长度

小鸡
阅读587 喜欢1 随想 更新2017-6-13

中午的时候,大人们都已经在午睡了,几个小伙伴顶着大太阳满村子跑,似乎童年里的太阳要比长大后的要温柔。

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刚给远在苏州的发小寄了份生日礼物,最近一直处于漫无目的的忙碌状态,半个月前忽然想起她的生日就要到了。却不知该准备什么生日礼物为好。

毕竟,我们一年前才互相知道了彼此的生日,然而,认识她,已经是十三年前的事情了。

上幼儿园的时候,星星和我在一个小学,那时候我们刚认识,记忆中的很多东西都已经模糊不清了,偶尔在长大后的某一个平淡无奇的日子里,她会突然跟我说,你还记得小时候你做的那些小手工吗?我嘿嘿一笑,当然记得,关于童年,你占了大半个记忆。

再后来那些平淡无奇的日子也变成了小时候,在每一个微风徐徐的夏日我们踩着人字拖在星星家的后门玩着捉迷藏,谁曾想过就那么大的一点地方,竟容纳的下我们着一群野孩子肆意地奔跑,跳跃,躲闪。

很幸运在自己的未经世事时会有两三个好朋友,无忧无虑地一起玩了这么多年,星星,老伟,还有阿辉。每当我听到有关童年有关夏天,脑海里浮现地只是他们。

分割线

我时常回想童年的夏天是什么样子的?

吱呀吱呀响的大风扇,蓝天下院子里晾衣绳上的被风吹得飞起小衬衫, 是阳光下肥皂水吹出七彩的泡泡, 我拿着家里喷农药地喷头在黄昏时分在院子里给星星他们表演制造彩虹。

屋檐下着盹儿的小黄狗,门口一小道窄窄宽宽的小土路旁边不知名地野花在肆无忌惮的开放 。

在南北通风的大院门口躺在摇椅上听奶奶讲一些听了好多遍的故事。

中午的时候,大人们都已经在午睡了,几个小伙伴顶着大太阳满村子跑,似乎童年里的太阳要比长大后的要温柔。

吃老冰棍的时候一定要上下一圈一圈地舔,生怕把融化地冰水浪费了。

和星星坐在门口静静等待太阳西沉,  顺便看着在外面跑了一天地老狗有没有回家,等母亲在村子里面扯着嗓子大喊你的名字地时候,你便知道该回家吃晚饭了,那时你觉得时间可以是很慢的东西 那时你还有无限可能的未来 。

夏天突下暴雨,跑回家板个木板凳蹲门口,看路人找地避雨,忽然被妈妈地叫唤声惊醒,才想起该去屋顶收今天刚晒地花生。夏天的雨总是那么短暂 阳光又从云彩的缝隙中钻了出来,避雨的孩子们从满是清新的泥土气息从屋檐下解放出来,小伙伴们在老房子间肆意奔跑踩水坑。

夜晚一大家人一起吃饭时叽叽喳喳的热闹,满天繁星坐在院子里,妈妈在厨房哐当哐当的洗碗 ,微风吹来丝丝甜的味道。

等你在星空下的摇椅上入睡,妈妈早已跟着屋后的婶婶一起去海边拾海螺,那将是你明天的零食与晚餐。

分割线

在那个一年总会来三四场台风的南方小岛

有那片阳光下蔚蓝蔚蓝的大海

有午睡时聒噪得闹心的蝉鸣

有吃不厌的西瓜和冰棍

小孩子们总能在树林里,在田野里,在沙滩上

玩着不知疲倦的游戏

阿辉老伟还有星星

还有一群早已陌生的小孩子

恬静的声音,胡同儿的老人们在打着牌

星星和我在她家后们玩捉迷藏

累了在台阶上看云彩飘

那只叫阿魅的狗总是蜷在我身边陪我无聊

恬静的调子,星星去城里了,阿魅狗死了

阿辉也上初中了

我记得某个下午和老伟去海边抓小鱼

黄昏的阳光散播了整片沙滩

老伟和我总能捉到几只小螃蟹

提着人字拖光着脚浸泡在海水里

去年暑假,傍晚十分,星星坐在我家院子,她突然转头问我:南风知我意,下一句是什么?我楞了一下,竟也忘了下一句什么。

后来回想起来,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作者:小金学长

邻家酒肆:一个听故事与分享故事的平台,致力于真实故事的发现与分享,从一个生活中的小故事里感受曾经似曾相识的经历与感受。只愿给年轻模样的你一丝温暖。

『这个夜晚,早点睡,晚安 』